欢迎来到十堰市装备制造行业协会!

中国汽车业“创新聚变” 冲击高端市场

 目前中国汽车产业中主流企业大规模、高速度、大体量的创新,在世界任何一个单体行业都不曾出现。更重要的是这些创新的跨界反应,不仅限于汽车业,而是辐射面广、动能超强,甚至技术外溢并推动相关行业的共同发展,形成“创新聚变”。 以“中国汽车产业的旗帜”红旗为样本来分析,红旗自2018年开始“品牌爆发”,强势进入长期被国外品牌所占领的豪车市场,表象上可以归结为销量超预期增长、超级智能工厂、国际化研发体系、跨界产业生态等等要素,其背后实际上是中国整体经济实力、科技创新能力的显现。 正如硅谷商业领袖小理查德·埃尔克斯在《大国的命脉》一书中提出,“一个创意发展为高技术产品的过程并不能在真空中进行,而是需要以产品开发和制造过程中形成的知识和经验体系为基础。这种体系一旦消失,创新也不复存在了。” 红旗根植的是改革开放40年积淀出的全球最大工业体系,以及广阔而有活力的中国市场,这为以红旗为代表的中国汽车品牌持续创新提供了肥沃土壤。更为重要的是,中国正在形成的独特创新体系是红旗持续高质量创新的新动能。在新技术的加持下,中国率先推进的5G通信让中国拥有全球最高的知识创新密度。正如业界资深专家罗清启所预言,当像中国这个全球最大工业国的人与物被最快的物理速度脱域,而人与物的数字形态被新的通信系统完全脱域之后,生产要素的组合创新方式几乎不再受到限制,全社会都将被完全推入到一个大规模的创新时代。工业和大学以及类大学研究机构所结成的最大的社会创新联盟,从社会创新的主要和主导力量转变为社会创新的一部分,大规模的社会创新成为一种常态。 社会化、大规模的创新群体的涌现又带来一个新问题:如何解决创新的大规模工业化问题?红旗独特的创新体制机制值得借鉴。在与科研院所、高科技企业等创新主体结成最广泛联盟的同时,红旗同样重视创新个体的力量。于2018年成立的红旗工匠创新工作室由国家级技能大师王智领衔,7个工作室组成,目前有数控加工、轴齿加工、电气检测、车身焊接、特种车改制5个专业方向。这个工作室集群立足岗位开展课题技术攻关,技能培训,累计荣获各级荣誉232项,其中国际荣誉3项,国家级荣誉10项,省级荣誉42项,已经成为红旗技能人才培养、技术攻关、自主创新的主阵地。这也是红旗能够成功冲击高端市场的关键所在。 众所周知,汽车工业是一个资金密集型、技术密集型、劳动密集型的现代化产业。经过100多年的发展,汽车制造已经形成了一条庞大的产业链,成为世界上规模最大、产值最高的重要产业之一,在全球制造业中占有相当大的比重。汽车产业对各国工业结构升级和相关产业发展有很强的带动作用,具有产业关联度高、涉及面广、技术要求高、综合性强、零部件数量多、附加值大等特点,同时具有明显的规模效应。在加速迈向汽车“新四化”的进程中,更多的产业不断被汽车产业融合,也催生出更多的新业态、新链条、新产业,从而进化出一个庞大的、几乎涵盖各行各业的生态系统。 从这个角度来看,红旗引领的中国汽车业高质量创新,带动了中国汽车企业群体大规模、高速度、大体量的创新,在市场、产业链、基础设施等多重利好条件下,将提升整个中国汽车产业链的价值,做大做强中国汽车品牌,中国也将从世界最大的“汽车市场”升级为世界最大的“汽车产业群”,助力中国不断向工业强国挺进。中国从未浪费过一次危机,不断在危机中创造新的行业机会、市场机会。在国家工业力量的崛起中,中国汽车产业将成为与世界工业交流的筹码、撬动内外双循环的产业动力。在与世界汽车工业的融合中,中国汽车产业的“创新聚变反应”产生的巨大能量,将撬动整个工业制造的力量,成为中国乃至全球最重要的工业力量。

[更多]

四部门关于发布《云计算服务安全评估办法》的公告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工业和信息化部 财政部 关于发布《云计算服务安全评估办法》的公告 2019年第2号 为提高党政机关、关键信息基础设施运营者采购使用云计算服务的安全可控水平,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工业和信息化部、财政部制定了《云计算服务安全评估办法》,现予以发布。 附件:云计算服务安全评估办法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工业和信息化部 财政部 2019年7月2日 云计算服务安全评估办法 第一条 为提高党政机关、关键信息基础设施运营者采购使用云计算服务的安全可控水平,制定本办法。 第二条 云计算服务安全评估坚持事前评估与持续监督相结合,保障安全与促进应用相统一,依据有关法律法规和政策规定,参照国家有关网络安全标准,发挥专业技术机构、专家作用,客观评价、严格监督云计算服务平台(以下简称“云平台”)的安全性、可控性,为党政机关、关键信息基础设施运营者采购云计算服务提供参考。 本办法中的云平台包括云计算服务软硬件设施及其相关管理制度等。 第三条 云计算服务安全评估重点评估以下内容:  (一)云平台管理运营者(以下简称“云服务商”)的征信、经营状况等基本情况; (二)云服务商人员背景及稳定性,特别是能够访问客户数据、能够收集相关元数据的人员; (三)云平台技术、产品和服务供应链安全情况; (四)云服务商安全管理能力及云平台安全防护情况; (五)客户迁移数据的可行性和便捷性; (六)云服务商的业务连续性; (七)其他可能影响云服务安全的因素。  第四条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会同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工业和信息化部、财政部建立云计算服务安全评估工作协调机制(以下简称“协调机制”),审议云计算服务安全评估政策文件,批准云计算服务安全评估结果,协调处理云计算服务安全评估有关重要事项。 云计算服务安全评估工作协调机制办公室(以下简称“办公室”)设在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网络安全协调局。 第五条 云服务商可申请对面向党政机关、关键信息基础设施提供云计算服务的云平台进行安全评估。 第六条 申请安全评估的云服务商应向办公室提交以下材料: (一)申报书; (二)云计算服务系统安全计划; (三)业务连续性和供应链安全报告; (四)客户数据可迁移性分析报告; (五)安全评估工作需要的其他材料。  第七条 办公室受理云服务商申请后,组织专业技术机构参照国家有关标准对云平台进行安全评价。 第八条 专业技术机构应坚持客观、公正、公平的原则,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在办公室指导监督下,参照《云计算服务安全指南》《云计算服务安全能力要求》等国家标准,重点评价本办法第三条所述内容,形成评价报告,并对评价结果负责。 第九条 办公室在专业技术机构安全评价基础上,组织云计算服务安全评估专家组进行综合评价。 第十条 云计算服务安全评估专家组根据云服务商申报材料、评价报告等,综合评价云计算服务的安全性、可控性,提出是否通过安全评估的建议。 第十一条 云计算服务安全评估专家组的建议经协调机制审议通过后,办公室按程序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核准。  云计算服务安全评估结果由办公室发布。 第十二条 云计算服务安全评估结果有效期3年。有效期届满需要延续保持评估结果的,云服务商应在届满前至少6个月向办公室申请复评。 有效期内,云服务商因股权变更、企业重组等导致实控人或控股权发生变化的,应重新申请安全评估。 第十三条 办公室通过组织抽查、接受举报等形式,对通过评估的云平台开展持续监督,重点监督有关安全控制措施有效性、重大变更、应急响应、风险处置等内容。 通过评估的云平台已不再满足要求的,经协调机制审议、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核准后撤销通过评估的结论。 第十四条 通过评估的云平台停止提供服务时,云服务商应至少提前6个月通知客户和办公室,并配合客户做好迁移工作。 第十五条 云服务商对所提供申报材料的真实性负责。在评估过程中拒绝按要求提供材料或故意提供虚假材料的,按评估不通过处理。 第十六条 未经云服务商同意,参与评估工作的相关机构和人员不得披露云服务商提交的未公开材料以及评估工作中获悉的其他非公开信息,不得将云服务商提供的信息用于评估以外的目的。 第十七条 本办法自2019年9月1日起施行。

[更多]